首页  |  今日头条 |  魅力江苏 |  原创推荐 |  专题策划 |  图片 |  文化 |  旅游 |  视频 |  娱乐 |  体育 |  健康 |  百科 |  聚焦 |  案例追踪 |  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江苏 > 专题策划 > 正文

"刽(guì)子手"唱成"筷(kuài)子手" 大牌歌星的那些口误

2015年03月13日 00:38    作者:蔡蕴琦 王璟    来源:扬子晚报网    [纠错]

  男扮女装的歌手李玉刚这两年红遍大江南北。可昨天网络上一个消息引发不少歌迷关注:他的最新歌曲《李》中,不到200字的歌词竟唱错不下3处之多,“可汗”本来应该是第四声和第二声(kè hán),李玉刚唱成了第三声和第四声(kěhàn);“追根溯源”中的“溯”本应读“sù”,而他却发声成了“shuò”……消息一出,更多网友“扒”出其他歌手唱错歌词那些事,刘德华、张学友、汪峰等纷纷“榜上有名”。那么,明星们是真的唱错了还是发音不准呢?在一些音近、形近字中,我们南京人也容易弄错的是哪些呢?

  亲,你读读看……

  ‘女红‘ (gōng ,音同“女工”)

  讣告(fù ,音同”付“)

  千年‘古刹‘(chà)

  ‘豆豉‘(dòu chǐ 念齿 3声,不念gǔ)

  纶巾(guān ,音同“观”)

  皈依(guī yī,音同“归依”)

  刽子手(guì,音同“跪”,不读kuài)

  草菅人命(cǎo jiān)

  攻讦(gōng jié,音同“节”,不读“攻奸”)

  可汗(kè hán)

  锲而不舍(qiè,不读qì)

  莘莘学子(shēn shēn,读“深深”)

  包庇(bì,不读pì)

  李玉刚开年曲唱错词:

  可汗(kè hán)唱成了kěhàn

  李玉刚2015羊年开年歌曲《李》,因为运用各类诗词典故30多处、唱尽上下五千年中华李氏骄傲而在网络上迅速走红,被誉为“中华第一神曲”,“秒杀《小苹果》,甩开《忐忑》几条街!”但亦有细心网友发现李玉刚不到200字的歌词竟唱错不下3处之多,譬如“一代天可汗,四海纳英雄”中把原本应分别是第四声和第二声的“可汗”唱成了第三声和第四声;“追根溯源百家姓”中的“溯”本应读“sù”,而李玉刚却发声成了“shuò”,而且“井水处皆有唐人”一句押的是“人辰韵”,与歌词通押的“中东韵”不一致,有“破韵”之嫌,质疑其“太没文化”。

  对于一向追求细节著称的李玉刚居然会唱错歌词,有不少的铁杆刚丝表示不相信,也有不少网友对李玉刚错歌词很失望,还有网友认为出现这样的一些发音的错误情有可原,“这总比《北京,北京》里把‘蚀骨’唱成‘浊骨’错得靠谱吧?” 综 合

  盘点那些唱错歌词的明星

  刘德华:在《冰雨》中把“刽(guì)子手”唱成“筷(kuài)子手”

  张学友:在《吻别》中把“刹(chà)那间”唱成“杀(shà)那间)”

  张信哲:在《爱如潮水》中把“妩(wǔ)媚”唱成“抚(fǔ)媚”

  伊能静:在《念奴娇》中把“羽扇纶(guān)巾”唱成“羽扇伦(lún)巾”

  汪峰:在《北京,北京》中把“蚀(shí)骨”唱成“浊(zhuó)骨”

  探究

  想唱准普通话还真有点难

  很多考生在声乐考试时都唱英文歌“取巧”

  南师大音乐学院王长恩教授认为,歌唱演员唱歌时原则上应严格按照汉字发音来唱。但在实际演唱中唱不准的情况时有发生,这是为什么呢?

  方言、港台腔 都导致唱歌时发音不准

  王教授认为,这首先和歌手所处地域有关,受方言的影响,普通话不标准,不能百分百读准。比如港台歌手,唱歌时咬不准普通话,融入了“港台腔”,形成了个人的演唱风格,听众往往能包容。也不排除有的歌手演唱时借鉴了传统演绎方式,在某几个地方发音必须用方言。还有一种情况,作曲家谱曲时考虑到旋律的完美,忽视了个别字的读音,歌唱家唱起来给听众一种“错觉”,读音不准确。

  很多歌手爱唱英文歌 就是因为听众辨不出

  “很多歌手都喜欢唱外文歌,唱准英文歌发音比汉字简单,还有一个原因即便唱的不太准确,听众也分辨不出来。”在高考音乐类考试现场,就有不少“临时抱佛脚”的考生演唱英文歌,认为这样容易过关,实际上考官中至少有1—2人有留学背景,一听就能分辨出来。

  发音不准和唱错字 不能混为一谈

  王教授告诉记者,为了训练演唱者歌唱时咬准读音,很多高校演唱专业开设了语音课,专门学习汉字发音。

  另一业内人士说,歌手发音不准和唱错字有本质的不同,虽然在一些音近字上不太好区分,但在一些发音不同的歌词上就区分得比较明显,比如把“羽扇纶(guān)巾”唱做“伦(lún)巾”就明显是错的。

  容易读错的字——

  大半江苏人分不清“n、l”

  扬子晚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江苏省语委曾组织专家调查江苏人说普通话的情况。老师就总结了江苏人学普通话的“笑点”:最典型的例子就是n、l分不清。比如“男男女女喝牛奶”念成“蓝蓝吕吕喝流来”。江苏n、l混淆的区域分布很广,北到连云港,南到无锡,有几十个市、区都分不清n、l,“通常会把‘脑’念成‘老’,把‘难’念成‘兰’。”

  平翘舌音在江苏省的分布比较复杂,多半江苏人都不能完全念准平翘舌音。比如常州、泰州、苏州、淮安等地区都是将翘舌音发成平舌音,“吃饭”变成了“cī饭”;连云港的灌云、灌南把所有的平舌音都发成翘舌音“粽子”说成了“zhōng 子”。

  容易写错的字——

  “艾滋病”还是“爱滋病”?

  除了读音不准之外,不少人还有提笔写错字的烦恼。最近网上热传一份帖子,总结了“100个最易写错的字”。如“安装”常被错写成“按装”;“安详”被写成“安祥”;“艾滋病”成了“爱滋病”;“按部就班”写成“按步就班”。

  南师大文学院董志翘教授分析说,网帖中总结的字的确容易写错,主要分两种情况:一种是同音字,比如“安”和“按”,“部”和“步”,同音字出现在不同的词组中,有固定的搭配,比较容易混淆。还有一种情况是音译字,“艾滋病”是从外语翻译过来的,也许有人说既然是翻译过来的可以随便用同音字,“爱滋病”也没错啊。董教授解释说,从外语音译过来后,会有个约定俗成的写法,“汉字书写时就要以最先翻译过来的文字为准。”

  怎么教孩子从小不读错、写错呢?听听南京4位老师的说法吧

  如何尽量避免读错、写错汉字呢?昨天,扬子晚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相对中学乃至大学,小学里对字词的基础培养很有一套,想尽办法帮助孩子们弄清楚一些容易混淆的字词。

  宝船小学语文老师侯静:

  用儿歌区分“猫、锚”

  “低年级阶段我们会用儿歌给孩子学习字词。比如二年级语文书里就有一首儿歌:‘船上有只锚,家里有只猫。船上的锚两个爪,家里的猫四只脚……’这就是让孩子们通过琅琅上口的儿歌,了解‘锚’和‘猫’这两个字的差别。”宝船小学语文老师侯静告诉记者, “家庭语言环境对孩子的影响也会比较大,比如南京人n、l不分,老师就会让孩子读一些相近的拼音进行区分,比如‘南京的天是蓝蓝的’,孩子们多读多练,发音也会准确起来。”

  拉萨路小学郑姝老师:

  绕口令区分“泡、苞”

  “除了编儿歌,在教学中还会通过对比训练,猜谜游戏、绕口令等等帮助孩子们学习。”南京拉萨路小学一年级郑姝老师告诉记者,老师会经常进行一些游戏拓展,比如“包”这个字,会让孩子们自己加上不同的偏旁,变成“泡”、“炮”、“苞”、“饱”等,让孩子们在玩的过程中认清更多的形近字。

  芳草园小学副校长耿珊珊:

    山清水秀、青山绿水有别

  不过,有些字不仅对孩子来说容易混淆,就连大人都会经常搞错,不过对于这些字词,小学老师们都会创建自己的识字理解法。“比如‘山清水秀’和‘青山绿水’这两个词,为什么一个有三点水,一个没有呢,怎么区分呢?我们就会用一些解释帮助孩子们去理解记忆。”南京市芳草园小学副校长耿珊珊告诉记者,前一个山清水秀,会告诉孩子们,这个山水就像长得很清秀的人一样,因此有三点水;而后一个青山绿水,则是从颜色上去描绘,这样孩子们就比较容易区分。“语文老师就是有自己的小方法,帮助孩子们去辨别容易混淆的字词,打好语文基本功。”

  育才中学特级教师丁卫军:

  常用电脑,写字易出错

  不过对中学生来说,虽然识字量比较大了,但是仍存在很多基本功的问题。“这和孩子们的阅读方式发生改变有很大关系。”语文特级教师、育才中学丁卫军老师告诉记者,现在很多孩子阅读就是在“刷屏”,侧重图像,文字一划而过,因此对文字变得更加随意,往往会有很多错误。“语文基本功很重要,只有基本功扎实,才能谈到语文素养的提升。”

  

【责任编辑:风雪】

分享到:
11.7K

今日头条

原创推荐

专题策划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