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头条 |  魅力江苏 |  原创推荐 |  专题策划 |  图片 |  文化 |  旅游 |  视频 |  娱乐 |  体育 |  健康 |  百科 |  聚焦 |  案例追踪 |  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江苏 > 原创推荐 > 正文

是风流是专情 你究竟是怎样的元稹

2017年02月13日 16:20    作者:柠小妹    来源:莫邪网    [纠错]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是元稹流传下的最有名的两句诗,每一个字都能弥散着对妻子的偏爱和忠贞。《中国诗词大会》上,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蒙曼曾评价他“深情却不专情”,元稹的情感世界究竟是什么样?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

  元稹的初恋崔莺莺是元稹母系远亲。唐贞元十五年(799年),元稹到蒲州(今山西永济市)任小职,在蒲州的普救寺,与崔莺莺一见钟情,在红娘的推波助澜下与崔莺莺私定终身。崔莺莺才貌双全,而且家中富有,却没有权势,与她结合,对元稹的仕途没有帮助,元稹觉得这不是他理想中的婚姻,于是在知道有攀高枝的机会之后,他权衡再三,抛弃了崔莺莺。(柠小妹os:渣男!)崔莺莺只得另嫁他人。

  也许是受良心的谴责,也许是对初恋情人的难以忘怀,所以很多年以后,元稹以她为原型,创作了传奇小说《莺莺传》,即后来《西厢记》的前身。在《莺莺传》中,崔莺莺“垂鬟接黛,双脸销红”,“颜色艳异,光辉动人”,都说情人眼中出西施,时隔多年,元稹对崔莺莺依旧念念不忘,可见,对崔莺莺,元稹是动了真情,只是他对权势的渴望压倒一切,江山比美人更重要,放弃后又念念不忘,这又何苦?过去的,就再也回不去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与妻子韦蕙丛的七年婚姻应该是元稹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韦蕙丛家庭背景强硬,她的父亲韦夏卿是京兆尹,相当于现在北京市市长。根据唐代的举士制度,士之及第者还需要经过吏部考试才能正式任命官职,所以元稹于贞元十六年(800年)再赴京应试。虽然考试落榜,但是其文才卓著,吸引了韦夏卿的注意。在与韦门子弟的交往中,元稹得知韦夏卿小女儿韦蕙丛尚未许配与人,就动了心思。求官心切的他权衡得失,放弃莺莺、求娶韦蕙丛。唐德宗贞元十八年(802年),年方二十的韦蕙丛下嫁给二十四岁的元稹。

  这段婚姻有很大的政治成分,韦夏卿觉得元稹是潜力股,将来一定会有很好地前程,于是将小女儿许配给他。而元稹则是借这桩婚姻顺利攀附权贵,进入朝堂。贞元十九年(803年),元稹与白居易同登书判拨萃科,进入秘书省任校书郎。

  值得感叹的是,元稹的福气真的不错。可能连元稹自己都没有想到韦蕙丛是那样一个温柔的女子、体贴的娇妻。她不仅端庄贤惠、通晓诗文,更重要的是出身富贵而不慕虚荣,没有一点大户人家千金小姐的骄矜和高傲。婚后的元稹忙着科试,韦蕙丛不仅包揽家中的家务,而且在丈夫不得志的时候,甘心与丈夫一起过着清贫的生活,无怨无悔,尽自己的努力去关心和体贴丈夫。

  唐宪宗元和四年(809年),三十一岁的元稹已升任监察御史,幸福的生活就要开始,韦蕙丛却在此时因病去世,年仅二十七岁。妻子的离世让元稹无比悲痛。韦蕙丛营葬之时,元稹因自己身萦监察御史分务东台的事务,无法亲自前往,便事先写了一篇情词痛切的祭文,托人在韦蕙丛灵前代读。到了下葬那天,元稹仍情不能已,于是又写了三首悼亡诗,这就是最负盛名的《三遣悲怀》(即《遣悲怀三首》)。“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便出于此。之后的一段时光,元稹总还是会忍不住想起与他共度清贫岁月的结发妻子韦蕙丛,于是写下著名的《离思》悼念亡妻,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样的恩爱却天人永隔,令人不胜唏嘘。

 

  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

  在群星璀璨的唐朝,如果把男诗人比作一颗颗绿树,那么为数不多的女诗人就是那万绿丛中的数点红,而其中最红的三个分别是初唐的上官婉儿、中唐的薛涛和晚唐的鱼玄机。薛涛生于长安,幼时随父亲到四川,才华出众,能诗善赋,歌舞俱佳,只是后来不幸沦为乐妓(类似于歌女)。韦蕙丛离世之后不久,元稹以监察御史的身份到现在的四川成都视察,虽然想一睹芳容,却碍于自己的内心情感和社会舆论,未跨出那一步。负责接待元稹的地方官严司空看出了他的心思,暗中安排薛涛服侍。虽然薛涛比元稹大11岁,但是两人却诗词酬唱,相处极其融洽。第二年,元稹离开成都回到长安,两人相隔千里,这场柏拉图之恋渐渐不了了之。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只道是有缘无分。元稹有时会想起薛涛,“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但没有更进一步的表示。薛涛则在成都无限凄凉地隐居起来,终身未嫁。

 

  嫁得浮云婿,相随即是家

  韦氏辞世一年后,他又娶了宰相裴垍的女儿裴柔之。元稹虽曾一度官拜宰相,但任职不到三个月就被贬为同州刺史,后又到浙东任观察使。公元830年,元稹被召回京都长安任尚书右丞,甚至还再次被定为宰相的候选人,但因为政敌反对而未能如愿。后朝廷一纸诏书降临下来,元稹从京城的尚书右丞变成了外放的武昌节度使。元稹在官场大起大落,裴柔之都陪在身旁,富贵与共,甘苦与共相互扶持,也正是在这一年,元稹的生命划上了最后的句号。唐代时就曾有人这样评价元稹与裴柔之之间的情感:“元公与柔之琴瑟相和,亦房帷之美也。

  结语:说起来,元稹是坎坷的,宦海生涯漂浮不定;说起来,元稹又是幸福的,他的身边总有佳人陪伴,每一段情他都是用心对待,多情总是被情伤,他的苦乐只有自己知道。珍惜眼前人,且行且珍惜。

  

【责任编辑:太阳】

分享到:
11.7K

今日头条

原创推荐

专题策划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