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头条 |  魅力江苏 |  原创推荐 |  专题策划 |  图片 |  文化 |  旅游 |  视频 |  娱乐 |  体育 |  健康 |  百科 |  聚焦 |  案例追踪 |  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江苏 > 原创推荐 > 正文

最美情人节:活在《钗头凤》中的唐琬

2017年02月14日 10:51    作者:华井波    来源:莫邪网    [纠错]

 

 

  我心是张网,中有千千结。情人节里相思浓,听到孟庭苇《没有情人的情人节》百回千转,我心怅惋。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多少落寞的感觉……我也打开回忆的结。这首歌我想起了一个绝色女人(美女排名第三十六),一个旷世才女(小说《唐琬》),为情而亡,牵动了后世多多少少男男女女的心!她只想快乐地生活,只想享受青春年华,享受美好人生,享受爱情,但现实就是那么无情!

 

  是谁害了她?一首《钗头凤》!

  钗头凤  陆游

  红稣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钗头凤,凤形钗,古代女子插在头上的钗,本应成双成对,如今落单。泣血哀鸣,离情难诉!词牌“钗头凤”,写的是别景,诉的是离情。而陆游《钗头凤》写的是恨,是爱,家庭情感悲剧。

  母命难违,夫妇离异;卿浓我浓,都是一梦!

  这个伤心而亡的女人叫唐琬,南宋人。因为婆婆不喜欢被休后,再次巧遇,见到前夫写下这首《钗头凤》,就和了一首《钗头凤》,诉说自己悲情怨苦。

 

  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悲愤忧思,郁结成疾,不久就魂归离恨天。

  这个故事特让人心疼,比之梁祝复杂,感人。

  关于唐琬,除了一首《钗头凤》,几乎没有留下痕迹。连她的姓名都不大能搞得清楚。

 

  南宋末元初的周密,在成书于元代的《齐东野语》中说“陆游起初娶的唐琬,是唐闳的女儿,跟陆游母亲为姑侄关系。”可据张淏《宝庆续会稽志》卷七记载,唐闳为鸿胪少卿唐翊之子,“门”子辈,世居山阴,籍贯当为山阴,不是江陵(唐氏)。陆游母亲唐夫人兄弟是“心”子辈(懋、愿、恕、意、愚、憑),陆游舅父中并无唐闳其人。这个千年大错是怎样形成的呢?是周密对刘克庄《后村诗话》续集卷二所载陆游事迹的误解。刘克庄是陆游老师的孙子,所说应该比较准确。文中说唐琬后来改嫁的夫家赵士程是陆游姨母的表侄。(陆游的姨母为宋仁宗第十女秦鲁国大长公主嫡媳,赵士程是仁宗的重孙辈。)只是因为记述太过简略,造成了对“某氏(唐琬)改事某官(赵士程),与陆氏(卢氏家族,而不是指陆游母亲)有中外(表亲)”的误读。

 

  这就是唐琬的“唐”,那唐琬的“琬”呢?不少人把“唐琬”的“琬”写成“婉”。 正史无载,就是笔记啥的历史上也没有唐琬姓名的记载,而仅仅是“唐氏”,名字是后人加上去的。现行古籍中两种说法都有,但“琬”居多。现行语文教材、古诗文网、沈园遗迹(当然也是后人刻的)以及越剧舞剧一律为“琬”。我们敬爱的领袖著作《毛泽东批阅古典诗词曲赋全编》是“琬”。据此,当以“琬”为妥。

  陆游喜欢写诗写词,传世的约略万首。但如今看来,这首《钗头凤》实在不该写,属于问题词。因为陆游都跟唐琬离婚了,还来续什么情,诉什么苦?!这是典型的骚扰。甚至还因此惹动哀愁,坏人性命,毁了人家赵士程的家庭平静。后世才子,切勿模仿!

  说是问题词,是因为里面好多问题如今都是“剪不断,理还乱”。

 

  首先是创作时间。

  第一个提及此词的是陆游同时代人(南宋人)陈鹄,他在《耆旧续闻》中说陆游1151年3月题《钗头凤》于沈园。稍后的周密说是1155年。当代建筑学家曹汛经过考证,认为陆游的《钗头凤》写于1173年-1178年间。

  其次是唐琬到底有没有写《钗头凤》。

  陈鹄说唐琬和(hè )陆游《钗头凤》词,有“世情薄,人情恶”之句,可惜不得其全篇。但到了明清,出现了全词,整首词。俞平伯怀疑这是后人依据残存的两句补写而成,相信有此一疑的绝对还有人在。曹汛更是全盘否定,陆游的《钗头凤》写在成都张园的墙上,与沈园无关,与唐琬无关,更别提什么和(hè )词了。

  再次,有没有唐琬这个人。

  野史可以是故事,故事可以虚构。所以曹汛认定其是故事中的故事。凄婉的陆唐悲剧极能引起后人的同情。一对恩爱夫妻,情深深,意朦胧,棒打鸳鸯,因情亡身。一首《钗头凤》,一条人命,痴情若此,感天动地。这样一个几乎家喻户晓的家庭悲剧故事居然说是没根据的,我们感情上不能接受。特别是国家5A级景区沈园,一下子没有了文化,让绍兴没法接受,让那些评定的砖家情可以堪?

 

  学术讨论,一家之言,未必就错。我觉得即便《钗头凤》真与唐琬无关,也不能断定唐琬不存在,断定出陆游对唐琬的生生爱恋的不存在。因为他们俩一定有故事,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不然何以解释陆游至死不忘沈园,不忘对沈园的那个她深情告白?

  陆游六十七岁时重游沈园,赋诗一首,序中写道:“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四十年前,尝题小词一阕壁间。偶复一到,而园已三易主,读之怅然。”诗后四句:“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反复说沈园,题词,说怀念,那怀念的是谁呢,与沈园有关的又该是谁呢?

  七十五岁的陆游来到沈园,题下两首“沈园怀旧”诗,其一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飞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八十岁陆游夜梦游沈氏园,两绝句中言:“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仍是不能忘怀她!

  陆游八十五岁(句号年)春日的一天,满怀深情地写道: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毕生的牵挂与思念,无奈与愧疚,爱情久长,贞情永远,敌过了悠悠岁月,生生死死。美人作古于土下,幽梦匆匆追我来。作此诗后不久,陆游追随心爱的团圆去了。

  这些,或许可以佐证,陆游有个心爱的,至死难忘,在沈园……

 

  如此看来,《钗头凤》似不可少。没有《钗头凤》,就不会有唐琬。而作为陆游前妻的唐琬,看起来生世凄苦,其实很幸福。两个爱她至死的丈夫(陆游、千古伤心赵士程),两个一生懂她爱她的挚友。作为几乎同时代的女强人李清照,前夫早逝,后夫卑劣,可谓一生不幸!

  陆游没有像梁祝那样跟随唐琬一死合墓,而是顽强地活着。离婚后,陆游再娶一妻一妾,生有七个儿子,一个女儿。(《陆游年谱》中有记述:长子陆子虞,次子陆子龙,三子陆子修,四子陆子坦,五子陆子约,六子陆子布,七子是陆子聿,一女定娘。前五子王氏所生,后二男一女为小妾杨氏所生。)但这并不影响陆游对唐琬旷世的爱,永恒的爱。

  唐琬归去,却没有死。她活在《钗头凤》中,活在陆游的诗词中,活在世世代代人们的怀念中,感叹中。

  生命诚可贵,爱情永久长。陆游爱最贞,生死不复论。此乃千古佳话,文学盛事!

【责任编辑:蔚蓝】

分享到:
11.7K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