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头条 |  魅力江苏 |  原创推荐 |  专题策划 |  图片 |  文化 |  旅游 |  视频 |  娱乐 |  体育 |  健康 |  百科 |  聚焦 |  案例追踪 |  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江苏 > 聚焦 > 正文

“三退”的特殊“贡献”(图)

2017年07月12日 15:05    作者:霜刃    来源:莫邪网    [纠错]

  当中国共产党员总数达到8944.7万时,法轮功媒体上的“三退”人数高达2.778亿。这两个数据孰真孰假,明眼人一望而知。

  邪教法轮功策划的“三退”就是一场造假闹剧,它的荒诞性登峰造极,别说一般人,连海外民运人士也予以辛辣的嘲讽。法轮功媒体曾发文称:“三退以及三退的数字是高明超然的精英大佬们(按,原文指明是“海外民运”人士)嘲笑的老题目。”事情总是一分为二的,“三退”虽说是荒诞剧,却也有特殊的“贡献”。

  贡献一:为某些失业者提供了就业机会

  在《我为“退党”制假名认错》一文中,作者“纽约客”(化名)告诉人们,他精通电脑、网络,在被公司裁员、苦无生计时(2005年),法轮功雇佣他做“三退”。“工作”内容是“组织人手,务求‘退党’人数剧增”。“纽约客”披露,在工作一段时间后,“他们又再提出要求,最少每月提供五十万名次,方能达到要求”。年中时候,“他们还要我们加码,把假‘退党’的名字,增致每月八十万”。他不负重托,领着工作小组在20个月中,编造假名“退党”“一千二百万以上”人次。后来,“纽约客”良心发现,于2007年2月9日在加拿大《华侨时报》发文讲出真相,表示悔恨。法轮功的许多退党“义工”实际上都是与“纽约客”类似的“雇佣兵”。法轮功雇佣失业者或经济窘迫者“讲真相”、“劝三退”业已是“旧闻”。早在2000年,《“法轮功”的雇佣兵》一文就披露,法轮功雇佣人去中国驻澳大利亚悉尼总领馆前静坐、“讲真相”:“每天给每个参与者发10澳元。平时‘配有’专车,专门运送所需用具,遇有情况则电话向上‘请示’,其景象犹如一群‘上班族’。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亦是如此,所不同的只是‘工资’变成了以港币支付,而一些无业者却因此暂时解决了‘就业’问题。”网友魏天风在美国纽约就遇到了一老妪散发“九评”“劝退”传单,纽约朋友告诉他:“这帮人大多是法轮功雇请的‘钟点工’。每人每天大约30美元左右。”“遇到重大‘战略行动’,可达80至100美元不等。”上海退休教师华金去欧洲旅游,在慕尼黑被法轮功“三退义工”纠缠,搭讪中,那位五十多岁头发花白的女性曝出真相:“不瞒你说,我根本就没练那个法轮功,我是跟着我儿子媳妇来的德国,有个老朋友告诉我,帮法轮功站马路可以每个月拿300欧元,我算算也等于人民币2400元了,就去报名了。”加拿大华人企业家天口透露:“许多宣传、散发资料的人员是由法轮功组织以每小时20加元的劳务费所雇佣已成为公开的秘密。”瞧瞧,法轮功为抹黑中国政府及其执政党,真舍得花血本,客观上解决了某些人的就业问题。这不是一大特殊“贡献”么?

法轮功雇佣兵当场分钱

  贡献二:在“统计方法”上实现了重大突破

  传统的统计方法讲究的是高清晰度,“三退”统计方法却是相反,能模糊的尽量模糊。比如妙用“人次”作量词。法轮功大纪元等网站上喜欢用“人次”来作统计单位。一人退一次为“1人次”,假如一人用N个化名各退一次,那就“N人次”。这一点,连法轮功自己也觉得过于荒唐,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中就说“有人用同一名字登记多次,让常人不相信。”(《请同修从常人角度多考虑》)。这种“复式统计”,谁也不会相信。李洪志在“三退统计”方面更是有重大的“理论贡献”。在2013年5月19日的《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有弟子提问:“我们究竟救了多少众生?百分比多少?”李洪志回答:“现在是一亿三千万中国人退了党了,中共邪党没有那么多人,是因为包括退党、退团、退队、退休的。”这事儿就奇了,“三退”不就是“退党、退团、退队”这三项么?咋还包括“退休”了?退出党、团、队算是退出政治团体或群众组织,“退休”是因不同原因(如年老或因病丧失劳动能力)“退出工作岗位”,这两者之间性质完全不同。一个从未加入党、团、队的人扯不上“三退”,却可以“退休”嘛。这个道理聪明如李洪志难道不懂?不是不懂,是没办法。因为他发现按照法轮功媒体上公布的三退数字,中国大地上的党员、团员和少先队员都不够退了,就只能用“第四退”充数呗,可以理解哟。别说李洪志常识匮乏、逻辑混乱,他有他的难处嘛。法轮功媒体上的“三退”数字,坐着火箭往上蹿,早成国际笑料,为了让“三退数字”说得过去,不用“退休”凑数又能咋办?总的说来,李洪志创造性地提出第四退——“退休”,是一种“异质混杂统计”,是人类统计方法的重大突破。这难道不是一大特殊贡献吗?

李洪志将“退休”纳入“退党”

  贡献三:为“创新思维”提供了范例

  现如今都提倡创新,“创新思维”更是一个热点话题。法轮功在其“三退工程”中早就提供了“创新思维”的范例。那些“猫狗退”、“盗名退”、“白板退(非党员退党)”就不说了。此处只举二例。一是“托梦退”。那是10年前,2007年10月30日,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和大纪元退党网站联名发表《关于登记三退的几项要求》,其中第5条是:“如果在梦中梦到或打坐时看到已过世的人委托办理三退,可以为他们办理登记手续。”瞧瞧,托梦也能“三退”,这是不是太具创意了?那些聪明的大法徒对此“暗示”心领神会,“托梦退”太容易操作了,某人说自己做了某梦,别人即使不相信也无法否认。不过,梦是否反映了客观世界的真实,梦的内容是否可以验证,稍有大脑的人都能明白。第二例,“死人退”。按理说,死人已经没有了个人意志,可法轮功却提倡为死人“办三退”。在2005年2月的《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当弟子问“有些学员想给已去世的家属退党,是否需要?”时,李洪志回答:“可以,没问题。因为去世了的,他不能跑这边找大纪元来登报纸上网声明吧。(众笑)(鼓掌)可以,起不起作用呢?起作用。(鼓掌)”。既然“死人也可退”,那制造假三退还不容易?真得佩服李洪志和法轮功邪教组织,能够创造出“托梦退”和“死人退”这样的“奇思妙想”,实在是贡献莫大于此啊!

 

  法轮功声称做梦也可以“劝三退”

  综上所述,法轮功的“三退”确是邪性中的奇葩,大家不要否认它作出的特殊“贡献”嘛。你说是吗?

【责任编辑:天平】

分享到:
11.7K

今日头条

原创推荐

专题策划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