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头条 |  魅力江苏 |  原创推荐 |  专题策划 |  图片 |  文化 |  旅游 |  视频 |  娱乐 |  体育 |  健康 |  百科 |  聚焦 |  案例追踪 |  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江苏 > 聚焦 > 正文

他们是加害者,也是中毒受害者(图)

2017年05月31日 09:57    作者:陈琦    来源:凯风网    [纠错]

  3年前的招远杀人案,让人们看到了全能神“很邪很暴力”。惨案发生的那年10月11日,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张帆、张立冬死刑,吕迎春被判无期徒刑,张航、张巧联分别获刑10年、7年。现在回想起来,他们是加害者,也是邪教的中毒受害者,要不是中毒太深,这几个行凶者又何至于葬送性命或入监坐牢呢?

  声称“拯救”,其实是为了“拉羔羊”

  吕迎春声称是将受害人确定为“拯救对象”

  让我们回到事件的最原始,后来发生的一切都源于索要电话号码。张帆、张立冬等人为何要向受害人吴硕艳索要电话号码?冠冕堂皇的理由是为了“拯救”她。怎么拯救?先将她拉进全能神组织,这叫做“拉人”或“拉羔羊”。为什么要“拉羔羊”?为了让全能神高层有盘剥的对象。全能神要求信徒向“神”或“神家”无保留地奉献“祭物”(钱财),声称奉献越多获得的“恩典”越多。因此,发展新人员,就等于是增加新财源。每个陌生者都是全能神潜在的发展对象,游说新人入教是隐秘之事,需要瞒着“猎物”的亲友,有了电话号码才可以随时与“猎物”单独接触。从这个意义上讲,“猎物”的信息也是“财富”,可以转让。于是,就出现了“以字为证”的“转条”,它上面要尽可能写明“猎物”详细的个人信息,以便“接手者”能够顺利地拉其入教。张帆、吕迎春等人不过是为了完成“拉羔羊”的任务,才向吴硕艳索要电话号码的。而且,“拉羔羊”是有指标的。下面这份“保证书”透露出一些消息。

全能神信徒李明谦所写保证书

  上图中,当事人向“神”保证,“如果不跟五十人传教就不得好死”。这说明什么?说明李明谦给自己定下了“拉羔羊”的指标,这应该是一种“被迫的自愿”。试想,如果招远血案中的嫌犯也有“拉人”的“指标”呢?既然向“女基督”作了许诺,那就“一个也不能少”,“羔羊”不配合,就是自己的“损失”,怎能不计较?

  不打死不罢休,皆因全能神的“必杀令”

张帆承认把受害人当“恶魔”打死

  在招远案的庭审中,犯罪嫌疑人张立冬承认他们几个人的目的就是要把受害人打死:“我用拖把打,因为张帆和吕迎春说她是邪灵。(拖把被打断后)我就用脚跺她的头面部,用脚跟跺。(后把被害人拖出来打),当时她已经不动弹了,就是要把她打死。”在正常人看来,电话号码当然不能随便给素不相识的人,可在全能神信徒看来,吴硕艳不愿意提供电话号码,就是来捣蛋的“邪灵”、“魔鬼”。邪教痴迷者则奉行的是“顺我者善,逆我者邪”,所以吕迎春说:“我看到这个女的时候,就确定我之前的一个判断,就是来攻击我的这个邪灵,可以准确地说是恶灵,就是这个女的。”退一万步说,就算吴是“邪灵”,张帆等人就可以随便杀害她吗?正常人当然知道,法治社会,任何人都没有随便处置他人生命的权力。然而,全能神的教义却充斥着必杀令。在《话在肉身显现》中,该邪教发出“小心我收拾你”的威胁,并叫嚣“该舍的就舍,该砍的就砍,该杀的就杀”,声称“我的话就是权柄,谁改动谁就触犯刑罚,必遭我击杀,严重的断送自己的性命”,还强调“谁也改变不了,必须按着我的来”。这就是说,生杀予夺完全取决于最高的“全能神”。虽然,所谓的“神惩”不过是恐吓,但是这种“必杀令”对邪教成员的毒害不可小视。张帆、吕迎春等人就认为自己是代神惩罚敌对者的,所以才有“谁管谁死”的恐吓。众所周知,全能神发展新信徒,其手段无非是欺骗诱哄、死缠烂打、威胁恐吓。在嫌犯看来,如果不给发展对象一个“下马威”,逼其就范,其他人就不怕了,以后的工作就难做了。为了完成“拉人”指标而不择手段,这才是“5·28惨案”的真正动因!

全能神暴徒为阻止报警发出“谁管谁死”的威胁

  “我们相信神,不怕法律”,皆缘于自我膨胀的全能神教义

  当初的庭审中,犯罪嫌疑人对殴打受害人致死的凶残行径供认不讳。起先是张帆用椅子砸;后来是其他多人用拖把猛打、用椅子打,拖把都打断了;再后来是张立冬用脚狠跺头部。被害人钻进桌子底下,被拖出来再打,直到发现已经不能动弹了,还不肯放手。所有行凶者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打死她!”。也许有人会问,张立冬等人殴打吴硕艳致死是主观故意,他们就没有考虑“出人命”的后果吗?应该说考虑过。第一,他们认为女基督“掌管人的一切”,他们“代神执法”没有错。在这帮邪教信徒看来,他们这样残忍地对待受害人,正是维护了神的权威,因为全能神的教义说,“人要绝对顺服神,听神使唤”,“凡不承认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人就是敌基督,都是神的仇敌”、“对神要顺服至死,要像羔羊一般任神牵、任神杀……”第二,他们公开说“我们相信神,不怕法律”,有恃无恐。全能神的实际教主赵维山曾向信徒承诺:“信从女基督不必受任何约束,可以任意犯罪;救人不必受法律限制,可以任意而行”。于是,在张帆等人看来,一旦加入全能神,信从“女基督”,违法犯罪就可以豁免。张帆说出“判了死刑我们也不会死”这句话时,丝毫没有觉得自己愚蠢可笑,而是真心认为会有至高无上的“全能神”保佑他们、替他们兜着,他们可以享受“治外法权”。第三,他们轻信“大红龙”已经消灭,没人能惩治他们。全能神经典之一的《东方发出的闪电》妄称“(全能神)所有子民和众子要在神的率领下,在大红龙的国家(即中国)与恶魔大红龙展开决战,将大红龙消灭,不让它继续败坏人类。今年(1998年)收复大红龙,明年底收复全世界。”想想也是,既然“大红龙”早就被全能神“收复”,“神子民”找死区区一个女子,又有什么可惧的呢?总之,张帆、张立冬等人之所以嚣张跋扈、无视法律,敢在大庭广众这下打人致死,并威胁目击者“谁管谁死”,是因为他们心中有所仗恃。

张立冬声称“不害怕(法律),我们相信神”

  综上所述,招远血案的加害者,正是邪教的深度中毒者,他们为信“女基督”害人害己,付出的代价十分惨重。如果说,吴硕艳死得无辜、死得悲哀,那么杀害她的全能神信徒走向生命终点时仍至死不悟,就更加可悲。惨痛的事实告诉人们,远离邪教,才能拥有健全的体魄和幸福的人生。

【责任编辑:天平】

分享到:
11.7K

今日头条

原创推荐

专题策划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