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头条 |  魅力江苏 |  原创推荐 |  专题策划 |  图片 |  文化 |  旅游 |  视频 |  娱乐 |  体育 |  健康 |  百科 |  聚焦 |  案例追踪 |  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江苏 > 今日头条 > 正文

南京大屠杀受害者女儿赴日讲述母亲遭遇

2017年07月14日 11:11    作者:    来源:现代快报    [纠错]

  “大家好,我叫陆玲,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的女儿。今天我要完成母亲的遗愿,把她的遭遇讲给大家听。”7月13日,日本当地时间下午6点半,在日本熊本的市民会堂,76岁的陆玲讲述了母亲李秀英在南京大屠杀中的遭遇。这场报告会是由熊本县日中友好协会主办,已故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后人陆玲和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馆长吴先斌受邀前来做报告。

   

  

  陆玲:母亲是幸存者、受害人,也是见证人

  “1937年,淞沪会战开始后,上海不安全了。我爸妈当时在上海,爸爸是军事电报员,不能离开,就让舅舅把我妈带回南京。”陆玲说,1937年11月,父亲要撤到武汉去,但当时母亲已经怀孕7个月了,只能留在南京。1937年12月4日,李秀英进入红十字会安全区,躲到难民区的地下室。

  当年12月8日早晨,来了一伙日本兵,抓走了10多个年轻男性,还抓走了不少女性。“当时我母亲怀孕7个半月了。她接受的是中国传统教育,妇女是有尊严和气节的。”陆玲说,母亲认为,死也不能受侮辱,于是以头撞墙,昏过去了。日军走后,难友把她抬回地下室。

  到了傍晚,地下室又下来了3个日本兵,有个日本兵拉扯李秀英的衣服。“她拽住日本兵腰间的刀柄站了起来,跟日本兵搏斗。”陆玲说,面对3个日本兵,母亲宁死也不愿受到侵犯。搏斗中,日本兵戳伤了她的脸、眼睛、嘴巴等。

  “妈妈被戳得浑身是血,我外公得到消息后回来,以为她已经死了。可看见她嘴里吐着泡泡,外公就说,死马当作活马医,便送到鼓楼医院。”陆玲说,母亲身中37刀,医院的威尔逊医生为她做了手术。

  后来,红十字会的人到医院探望,美国人约翰·马吉拍摄了一段李秀英的珍贵视频。“马吉临走时跟我妈说,你将来会成为历史最好的见证。”陆玲说,正如马吉所言,她的母亲李秀英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受害人,更是见证人。

  幸存者越来越少,第二代传承记忆讲述历史

  这已经是陆玲第三次来日本了,“以前我是陪妈妈来的,现在我是代妈妈讲述。”在讲述开始前,陆玲告诉现代快报记者,1997年她第一次来日本,是陪母亲李秀英参加诉讼案件的开庭。“我记得1997年来日本的时候,妈妈说:‘只要日本一天不承认这段历史,我就继续说下去,直到我不能说话为止,接下来我的孩子也会继续’。”陆玲说,2004年母亲去世后,她开始代替母亲讲述那段历史。

  作为南京大屠杀受害者的后人,陆玲说,她有责任把母亲的遭遇和南京大屠杀那段历史告诉世人。“很多日本民众还是有良心的,我来日本遇到过很多这样的人。”陆玲提到,当年她陪母亲来做报告的时候,有个高个子的日本青年听完母亲的讲述,流着泪跪在李秀英面前,说之前不知道那段历史,现在知道后,要为父辈先人犯下的错道歉。“记住历史不是增加仇恨,而是希望和平。我说出我母亲的历史,也是为了和平而来。”

  就在前几天,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王学余老人去世,登记在册的幸存者仅剩100位了。“大屠杀幸存者越来越少,这段记忆要靠幸存者第二代来传承。”吴先斌说,陆玲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第二代赴日做报告的第一人。

  

   

  吴先斌:谷寿夫最爱写“勇跃破南京城”

  在报告中,吴先斌提到,其实这趟熊本之行原本不在计划中。“去年8月,我就确定今年去广岛做展览,后来熊本也邀请我们做报告,我就答应下来。”他说,在日本右翼不断否定历史的背景下,他认为有必要到日本熊本来,“因为那段历史不仅是你们的历史,也是我们的历史”。吴先斌说,既然是共同的历史,大家应该站在一起,通过这场活动,让更多人铭记。

  吴先斌说,既然来到熊本,也绕不过去,他不得不说,“侵华日军中有一支‘熊本师团’,曾参与南京大屠杀,是把南京变成人间地狱的主力部队之一。‘人间地狱’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当年东京审判判决书上这样描述的。”

  “近年来,日本右翼一直在为谷寿夫翻案,认为他无罪。实际上,谷寿夫作为甲级战犯在南京接受审判,罪行滔天。”吴先斌说,这次临行前,他从位于南京的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复印了判决书,其中记录了熊本师团在南京所犯的罪行,一共143页,记载了谷寿夫1200多项罪行。

  吴先斌说,谷寿夫最喜欢写的几个字是:“勇跃破南京城”,其在侵华期间写了很多,但目前流传下来的不多。2016年,北京战史作家、收藏家余戈把谷寿夫手书的一件条幅无偿捐赠给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

  吴先斌说,据余戈考证,这件条幅是谷寿夫写好后送给当时的华北方面派遣军司令长官寺内寿一的,而今,这个条幅成为南京大屠杀刽子手谷寿夫的自供状。7月13日,吴先斌带来了条幅的复印件,向在座的观众展示。

  吴先斌说,他希望更多人了解那段历史,正视那段历史。“历史要靠我们共同维护,这样才有和平的日子。”

   

  日本教授:希望更多民众了解那段历史

  熊本县日中友好协会前会长、熊本大学名誉教授重冈和信说,他希望通过这场活动,让更多日本普通民众了解那段历史。

  现场,一位观众提到,她的父亲当年作为海军参加了那场战争,但当时日军发动战争的口号是“解放亚洲”,直到现在,一些右翼也坚持这样的说法,这种言论还是广泛存在。这位观众问吴先斌怎么看。

  “日本1941年发动太平洋战争后,提出‘脱欧返亚’的口号,但日本发动战争给受害国带来的只有侵略和掠夺。他们不光制造了南京大屠杀,还制造过新加坡大屠杀,记录日本所犯罪行的书籍、材料非常多,在我的博物馆就有很多,欢迎大家前往查看。”吴先斌说。

  还有一位观众提到,曾经到上海、南京旅游,导游也跟他们提到过南京大屠杀的历史。对此,吴先斌说,南京大屠杀是世界历史的一部分,南京人都知道,世界也都知道。

【责任编辑:权萌萌】

分享到:
11.7K

今日头条

原创推荐

专题策划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