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头条 |  魅力江苏 |  原创推荐 |  专题策划 |  图片 |  文化 |  旅游 |  视频 |  娱乐 |  体育 |  健康 |  百科 |  聚焦 |  案例追踪 |  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江苏 > 案例追踪 > 正文

万言英迷途知返,脱离邪教法轮功后幸福生活失而复得

2017年06月20日 16:00    作者:万言英(口述) 王淼(整理)    来源:莫邪网    [纠错]

  我叫万言英,今年52岁,住在南京市江宁区东山街道。80年代初期,我和丈夫承包了附近的土地和果园,每天起早贪黑,照顾一家老小的饮食起居。几年下来,生活有了很大改观,但我的身体却出了“毛病”,经常感觉到肚胀,小腹下坠,有时还腰酸背痛,用了些土方子虽有好转,但还是时常发作,当时以为是太劳累了,就没当回事,也由此种下了病根。

  98年春节,我到溧水走亲戚时,听人说,有个叫李洪志的大师在教人练一种能够“包治百病”、“一人练功,全家受益”的气功。亲戚说,现在都流行练这个功法,让我也去试试,说不定真能把我的“老毛病”治好呢。抱着半信半疑、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心态,我就到练功点去了,果然有很多老头老太、大人小孩都在那里,或盘腿打坐,或闭目冥思,还有人做着一些动作。心想,这么多人都在练,应该不会有假,然后就带了一本《转法轮》回去看。

  我渐渐被书中的“世界末日”、“真善忍”、“做好人”、“飞升”、“圆满”所吸引,还经常跑到镇上去找练功点学习“四套功法”,听功友讲法传道。回到家不是背书学法,就是打坐练功,渐渐着魔了似的,农活不干了、家务活不做了、家里人也顾不上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门心思地读《法轮大法义解》、《法轮功大圆满法》等法轮功书籍,听李洪志讲法磁带,跪拜在师父画像前练功祷告,追求“圆满”。

  曾经幸福的家庭一下子变得不和谐起来,原本是个老好人的老伴三天两头跟我拌嘴,对我痴迷练功的行为表示强烈不满;在镇上电管站上班的儿子看不惯又劝不住,干脆搬到单位去住,眼不见为净;老邻居街坊们看我“不务正业”,整天练功学法、开口就是“练功”、“上层次”,也都投来异样的眼光,在背后指指点点。面对家人和亲朋的反对,我只当他们是师父说的“常人”,根本理解不了大法的高深意境,也懒得理他们,每天仍旧我行我素的走在“升天国”、“得圆满”的路上。虽然我的“老毛病”会偶尔复发,但我一直认为是自己“悟性”不够,业力太重,是“黑色物质”在作怪、是师父的考验,我一定要坚持住……

  99年国家取缔法轮功,家人和亲戚朋友都劝我别再练了,可我却固执己见,坚决要练,而且还劈头盖脸骂了他们一通,“师父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做,你们这些‘常人’,迫害大法,将来会遭到报应的!”此后,就和丈夫分房睡、和亲朋四邻也彻底翻脸了。专心“修炼”的同时,我深深苦恼着自己为什么迟迟不能上层次、得圆满。在看到师父在经文《严肃的教诲》中讲到:“当大法和师父遭到诽谤时,你们在干什么?等着天上掉馅饼吗?”这时,我“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国家取缔法轮功时我没为师父、没为大法做事情,所以不能精进提高。后来在师父“顶着压力走出来证实法的弟子是伟大的”等经文的蛊惑下,我多次在夜里偷偷跑到大桥或人家的墙壁上涂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标语;跑到附近的居民小区,往别人家的门缝里塞“讲真相”的纸条;甚至跑到居委会、区政府去上访,要求为“法轮功”、为“师父”主持公道……虽然我如此疯狂又虔诚的追随大法、做师父交代的事,可是却始终没能上层次,“老毛病”不仅没有根治,而且更严重了,使我苦不堪言。但我仍然拒医拒药,因为师父说过“人为什么有病根本原因是业力”,“练功就能治病,修炼不许吃药。”我一直认为是我业力太重、学法不精的缘故。

  2004年7月,老伴的嘴里长了一个硬块,我不让他去医院,反而劝他一起练功,说师父会帮他“消业”,但他不愿意,还反问我“你这么虔诚的一个大法弟子,师父咋不给你把病治好呢?”过年的时候,那个硬块长得有鸽子蛋大小了,女儿回来看她父亲,知道情况后,和儿子一起带他父亲到南京一个大医院检查,才知道是肿瘤,再不开刀就要恶化,会危及生命。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花了四万多块钱才把病治好。期间,我对丈夫不管不问,认为是他“以前做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磨难”,没有去医院看过一次,一心去掉“情”的干扰,尽快消业上层次,这件事伤透了老伴的心。

  随着对“法轮功”的痴迷,我的身体状况却每况愈下,腹部胀大,感到下腹坠胀、腰背酸痛,经常在练功过程中出现出现全身乏力、面色苍白、心慌气短等不良症状。女儿知道后,强烈要求我去医院检查,而我却心有余悸,因为师父说他是“宇宙主佛”,具有无边的法力,他的“法身”“无处不在、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我生怕就医吃药后被师父给弄得“形神全灭”。女儿看出了我的顾虑,请反邪教志愿者和曾经的“老功友”给我做工作,经过他们近一个月的说服疏导,我终于认识到李洪志和他所谓的法轮功害人骗钱的本性,鼓起勇气走进医院检查身体。最后确诊为子宫肌瘤,而且已经很严重了,再耽误下去就有癌变的可能。看着诊断书,想起一直以来我干的那些荒唐事,心里又是庆幸又是懊悔,我对不起老伴,对不起这个家啊!做完手术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我的身体渐渐康复了。

  如今,我再也不去练那害人的功,又过上了正常的生活,重新开始了幸福生活。我把家里的五亩地租给人种树,自己种着三亩地,另外还种了别人家的两亩多地,农闲的时候还到附近打零工挣钱,一年下来也有近两万元的收入。老伴看我好起来了,也主动去离家不远的一个金镀锌厂上班。儿子一家、女儿一家也经常回来看望我们了,孙女、外孙女都开始亲切地喊奶奶了,去年下半年,家里又添了一个孙子,这个家又变得其乐融融,小院里到处充满了欢声笑语。

【责任编辑:宜宁】

分享到:
11.7K

今日头条

原创推荐

专题策划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