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头条 |  魅力江苏 |  原创推荐 |  专题策划 |  图片 |  文化 |  旅游 |  视频 |  娱乐 |  体育 |  健康 |  百科 |  聚焦 |  案例追踪 |  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江苏 > 案例追踪 > 正文

法轮功带给我家的是灾难(图)

2016年07月13日 17:23    作者:仲维平(口述) 史汉风(整理)    来源:莫邪网    [纠错]

 

 

摆脱邪教阴影后的仲维平近照

  我叫仲维平,今年44岁,家住江苏省丰县欢口镇肖桥村李集28号。我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父亲去世早,母亲患有严重的冠心病,弟弟仲维让患有先天性大脑发育不全痴呆症,是母亲含辛茹苦把我和弟弟拉扯大。弟弟今年已经40岁了,生活一直不能自理,40年来全靠母亲照顾,而且弟弟发起病来还砸东西打人,连母亲他也不认,母亲常被他打的遍体鳞伤,为了纾解家庭困难,我初中未毕业就外出打工了。

  我的妻子叫杜晓春,1969年5月出生,原籍黑龙江人。1989年我们在江苏张家港打工期间相识并相恋结婚。全家的生活就靠我们夫妻打工和母亲种的几亩地维持。1990年9月我们有了女儿,为照顾家人,妻子带着女儿回到老家丰县。那时,我在外拼命打工挣钱,妻子在家省吃俭用,日子虽过得清贫,但妻子没有一句怨言,仍尽心尽力支撑着这个家。可这一切在1996年,因我的交友不慎,结识了张家港当地一名法轮功习练者后,导致家庭原有的清贫日子雪上加霜。

  听这位功友说:他现在修炼一种叫“法轮功”的功法,可以将人从最苦的状态提升到高层次上去,飞升到极乐世界让人从中得到解脱,永远不再吃苦。“极乐世界里树是金的,地是金的,鸟是金的,房子是金的,连佛体都是金光闪闪的,只要你能想到的,想得到的,都能满足你”。我那时由于生活压力太大,听了这位功友的话,以为终于找到了一条摆脱苦难的捷径,仿佛看到了黎明的曙光,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不能错过啊!我就从他那里买了几本法轮功的书籍,回去认真地学了起来,逐渐被书中“上层次”、“福报家人”等内容深深吸引。

  我对李洪志讲的“人是怎么产生的,人活着的目的是返返朴归真不是为了做人。目前国内只有我一个人在公开传正法,我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现在要找个真正的师父去教你比登天还难。”这些话信以为真,认为自己找到了人生的真谛,李洪志就是“宇宙的主佛”,他就是来度人的,只要自己按李洪志讲的去做好人,按照“真善忍”去修,“今生就能修炼圆满,不像别的法门,要修几生几世。”就这样,修成“佛道神”的心一直诱惑着,我被李洪志所讲的东西所迷惑,一点一滴地被洗脑,一步步越陷越深,自己已完全被法轮功虚无缥缈的“圆满”谎言所欺骗,我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李洪志身上,将全部精力用在抄写、诵读“经文”、外出和功友“会功”、交流修炼体会上,在厂里再也无心工作,甚至完全忘记了远在丰县老家的母亲、妻子、孩子和痴呆的弟弟,正眼巴巴地等着我打工挣钱养家糊口呢。由于我打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收入明显减少,我给家中寄的钱也越来越少了。妻子在家实在没法支撑一家老小的生活开支,不得已在2008年暑假后,痛苦地作出决定,中断了女儿的学业,送孩子到苏州打工,希望女儿能挣点钱,为家庭减轻些负担,已经懂事的女儿虽然很不愿意舍弃学业,但她看到被家中生活负担压的妈妈憔悴不堪的样子,太不忍心啊。女儿含泪告别了家人和昔日同学,踏上了漫长的南下打工路。

  而此时,修炼法轮功陷入痴迷的我已对亲情完全麻木了,对家庭不闻不问,妻子实在看不下去我的所作所为,从老家赶到张家港,苦口婆心地劝我:“母亲身体不好,弟弟生活不能自理,孩子学都上不成了,我们一家老小全指望着你,你再这样痴迷下去,这个家就要散了呀!法轮功是邪教你难道现在还不明白吗?国家1999年就取缔它了,你怎么还这样痴迷不悟呢!你不好好上班,让我们去喝西北风,没等你成仙,全家早就被饿死了!你要再这样我们就离婚!”此时,我那里还听得进去妻子的劝说,我的精神已完全被法轮功控制,坚信唯有修炼法轮功才能给全家带来好运、带来“福报”,“真修”就是改变家庭现在窘境的唯一出路,无所不能的“师父”不会骗我的,“师父”的“法身”一定会帮自己改变这一切!妻子这样“胡搅蛮缠”就是在阻碍我修炼,我一气之下将她赶回了老家。2008年底,由于经常旷工,我被单位开除了,万般无奈之下我回到了丰县家中。

  到家后才知道,前不久母亲在稻田拔杂草时,不小心滑倒摔断了腿,正在镇医院治疗。我不但不想法给母亲治病,还坚决让母亲出院,还振振有词地对母亲讲:“这是你前世‘业力’太重,在医院治疗就不能‘消业’,回家我帮你发功,不用多久就好了。”就这样我不顾妻子、医生的劝阻,强行帮母亲办了出院手续。最终,母亲的腿也没因我的“发功”好转,落下了终身残疾,瘸了。在家的那段日子,我每天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不分昼夜的加紧练功。妻子要照顾母亲和弟弟没法下地干活,地荒了。好心的邻居看到这种情况来帮我们种地,也被我赶走了,我不想和邻居们接触,因为我认为他们是“常人”不配和我打交道。在家中,我整日面对唠唠叨叨的妻子、哭哭啼啼的母亲,感到实在没法静心修炼。我更加痛恨她们,常对她们大喊大叫:“你们都是阻碍我练功的恶魔”,“都给我滚的远远的”,我深怕自己被情所困,搅乱我的修炼,不能修成正果,更怕最终得不到“圆满”而“形神俱灭”。已失去人性的我,根本不顾及一点点亲情,偷偷地带上家中仅存的为母亲治病的几百元钱又返回了张家港。陷入生活困境的妻子,对我的所做所为已彻底绝望!长期的生活压力让她不堪重负,精神上的打击也到了极限,2009年6月份她离家出走了,至今仍杳无音讯。

  妻子的离去不归使我有所警醒,在社区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我开始重新审视李洪志所讲的一切,我渐渐明白,原来自己追随的“真善忍”,是对社会,对国家、对亲人的“真残忍”,是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把我变成了没有社会责任感、正义感和缺乏亲情的魔呀!这么多年来法轮功、李洪志给我家带来的哪是什么“福报”,而是给我家带来的是实实在在的灾难啊!

  如今,在当地政府和社会的关心帮助下,为我母亲和我痴呆的弟弟办理了社会低保,我儿子就读的学校也减免了孩子的学费。从法轮功泥潭中走出的我,在镇上打工的同时,还加入了欢口镇反邪教志愿者队伍,我愿用自己的切身体会、家庭变故现身说法,揭露“法轮功”的邪教本质,并告诫那些仍痴迷不悟的昔日同修:法轮功是邪教,相信邪教是在走不归路,终将害人害己!

  仲母向志愿者们诉说当年儿子习练法轮功带来的种种不幸

【责任编辑:江风】

分享到:
11.7K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