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头条 |  魅力江苏 |  原创推荐 |  专题策划 |  图片 |  文化 |  旅游 |  视频 |  娱乐 |  体育 |  健康 |  百科 |  聚焦 |  案例追踪 |  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江苏 > 案例追踪 > 正文

端午节:八个难以团圆的家庭(组图)

2016年06月05日 18:12    作者:陈琦    来源:莫邪网    [纠错]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是父亲的王国、母亲的世界、儿童的乐园,没有了和睦的家庭,就失去了最贴身的心灵安憩之地,等于生活在地狱里。全能神邪教鼓吹为了奉神而弃家疏亲,胡说“什么丈夫、家庭,为我谁也不要留情,再好的亲人也不行,必须按真理去行。”(《话在肉身显现》)这里的所谓“真理”,就是“女基督”的神旨,就是信徒必须“吃喝”的“神话”。

  在上述歪理邪说的蛊惑下,许多痴愚的全能神信徒跟家人玩“出走”,舍家弃亲,专门去“传福音”、“为神作工”去了。实际上是被全能神邪教“拐跑了”。家庭由具体的人组成,重要的家庭成员被“拐”走,一个家也就散了。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现实的“拐人”案例吧!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和万事兴,家睦国运昌。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邪教为了招揽信徒,施行骗术,千方百计地破坏信徒的家庭。特别是全能神邪教,引诱痴迷信徒抛家舍亲,成为它“传福音”、“搞政治”的的工具。许多全能神信徒被洗脑后,与家人闹翻,最终离家出走,他们实际上是被邪教“拐跑”了。全能神“拐人”令家庭解体,具有极强的社会危害性。谓予不信,有事实为证。(按,本文案例,均来自凯风网,恕不一一注明出处)

  案例一:李小虎的媳妇被拐跑

  家住汉中市汉台区将坛路金源福家属楼的李小虎,媳妇名叫潘英,有一个两岁的儿子,父母健在。他们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李、潘二人搞个体客运,李开车媳妇卖票,父母在家给我们专心带孩子,日子过得其乐融融。后来,潘英受已是全能神信徒的父母的影响,被一个“刘阿姨”游说,也信上了“女基督”。夫妻从此不和,潘英再也不顾家,夫妻俩隔三差五的吵嘴甚至动手打架。潘英成天不着家,发展到后来,干脆留下了一张纸条,跟着“刘阿姨”去追求“神的道路”,从此离家出走。鉴于父母身体不好,李小虎只好低价卖掉了车回家抚养孩子,生活失去了经济来源成天坐吃山空,有时想给孩子买桶奶粉都囊中羞涩,李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日子过得苦不堪言。然而,潘英至今未归,且音信全无。一个好好的家就这样“偏瘫”了。

潘英离家出走的留言条

  案例二:刘明军的老婆被拐跑

  刘明军,老家湖北孝感市孝南区,妻子刘翠平,娘家住仙桃市西流河镇。两人在孝感结婚后来到了汉正街做起了布匹生意。刘翠平迷恋打牌,上了全能神的邪船。从此家事一概不问,说是出去“传福音”,少则几天,多则成月不归。儿子生病要钱治疗,一查存折上的几万块钱被刘翠平取走“奉神”了(每次取钱都是刘回家的日子取走的)。夫妻为此发生争吵,刘翠平在全能神的教唆下,四处奔波,将近1年没有再回家。刘明军曾经在她姐姐家看到她,想接她回家,可是她坚持要为全能神传福音,死活不愿归家,后来很难再找到她的踪迹了,好好的一个家就这样给毁了。

  案例三:曹翠兰的女儿被拐跑

  家住江苏省宿豫区顺河镇陆河小区的曹翠兰,有个女儿张新玲,29岁。一直以来,这一家子都平淡而幸福地生活着。可是,天有不测风云,2013年10月,张在邻居张阿姨的游说下沾上了全能神邪教。从此,她啥活儿不干,一门心事参加教友聚会,“交通神话”,并向亲人宣布:“我的生命是属于神的,听神使唤,对神顺服,至死都没有怨言!”时隔仅半年,就在2014年4月7日这天,张新玲却因为深陷全能神邪教而离家出走了。全家人及亲戚朋友四处寻找,始终不见踪影。全家人焦虑万分,天天睡不安稳,茶不思饭不想,日子都没法过了。

张新玲离家出走,母亲曹翠兰(左)四处寻女

  案例四:林春光的妻子被拐跑

  福建省长乐市的林春光,与妻子俞瑞玉1990年结婚,婚后,他们育有两女一男。夫妻俩经营一家五金店外,林春光还兼做海鲜、干货等批发生意,常年累月跑外地搞推销。日子过得颇红火。后来,俞瑞玉迷上了全能神,不仅不管生意,不管家务,还骂丈夫是“撒旦”。 2012年春节后的不久,几天不见的俞瑞玉连电话也不通了,曾与她一起的“同教”也不见了。为了找到妻子的下落,林春光发了疯地四处寻访,到过她的娘家,找过她的故友,问过所有的亲友,甚至上网寻人直至失踪报警,可一年半苦寻仍然杳无音信。林春光疾声呼喊:“妻子啊,我们一家人日夜盼你回归,想想我们初恋和新婚时的美好时光,长大的儿女都将成家立业了,你能回来共享这天伦之乐吗,你回来吧!”

俞瑞玉

  案例五:张天杰的妻子被拐跑

  河南省濮阳市王助镇桑辛庄村的张天杰,与妻子赵香彩生育有一个儿子。张、赵结婚16年了,夫妻感情一直不错。可自从妻子加入“全能神”邪教组织后,曾经善良、温顺的赵香彩变得冷漠无情、六亲不认,不干活还将家中的钱拿出去奉献给“神”,对读初二的儿子也不管不问,致使15岁的儿子辍了学。赵香彩经常说一些怪异的话,比如:“世界末日就要来临,有一位真神要来拯救天下的好人,我们应该回报这位真神。只要心诚入教,末日就不会死,灾难能躲过。”信“女基督”一年后,她竟然离家出走“传福音”,至今杳无音信,全家人焦急万分。张天杰在老人的逼迫下,走遍了镇里所有村庄,问遍了之前和妻子一起加入的人,没有任何消息,回到家里我看到的是伤心生病的老人,听到的是孩子哽咽的哭声,真是哭天不天应,叫地不地灵。

  案例六:袁海丽的丈夫被拐跑

  吉林市沙河子乡的袁海丽与丈夫宋志国原本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和睦家庭,夫妻恩爱,女儿可爱,生活富裕。2009年,他们在吉林市开店搞家电修理,两年赚了近15万元,准备用于购房和培养孩子。可风云突变,2011年夏天,袁海丽搭车到市里去看爱人,吃了闭门羹。后来才知道,丈夫迷上了全能神,相信世界末日就要到,信神才能获救,做生意没意义。辛辛苦苦挣来的存折,也已经变成了“奉献款”的收据。再后来,干脆连宋志国的人影都看不到了。2012年12月21日太阳照常升起,世界末日的谣言不攻自破,可宋志国仍没有音讯。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样被“全能神”拆散了。

  案例七:傅纯娟的女儿被拐跑

  广东南雄的傅纯娟和丈夫有一个可爱的女儿,为了女儿将来能上大学,也为了全家生活富足,两人常年在广州打工,年幼的女儿则留在老家由外婆和小姨照管。2011年国庆节后,傅纯娟辞工回家照顾女儿,发现14岁的女儿神神叨叨的。原来是外婆和小姨信了全能神,并传福音传给了傅纯娟的女儿。后来,在这个“神子民”的劝说下,傅纯娟也加入了全能神,并且表现积极。眼看着女儿早恋什么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傅纯娟开始管了起来,女儿却以“神话”强辩,信“神”的人是没有父母,没有夫妻关系的,她只不过是借着我的肚子来到这世上,我没有资格去教训她。不久后的一天,当傅纯娟聚会回家,只有桌上一张写着“让我冷静一下!”的纸条,16岁的女儿已不见了踪影,女儿离家出走了!近一年杳无音讯,为了寻找女儿,傅的丈夫辞掉了广州的工作,毫无目的地东奔西跑,几个月不到,夜夜失眠的丈夫就急白了头发,每天念叨要妻子把女儿还给他。傅纯娟深深自责:“全能神毁了我女儿的人生,毁了我一家人的幸福,我悔恨不已!”

  案例八:刘运读的妹妹被拐跑

  湖南省祁东县洪桥镇刘运读的妹妹刘小英(1947年生),原有一个幸福温暖的家庭,丈夫勤劳善良,儿女孝顺听话,刘小英也勤劳能干。可自从2009年刘小英迷恋上了全能神,这个家庭的噩梦就开始了。刘小英变得神秘,家事不问,一心参加信神活动,把辛苦从牙缝攒下来的钱全部“贡献”给了邪教组织。夫妻一天一小吵,三天在大吵,吵累了俩人就长时间不说话,几十年的夫妻感情就因为误信邪教而出现了裂痕。刘小英十分相信世界末日就要来临,买了300多支蜡烛,买了5袋米,买了5件矿泉水。世界末日并没“如期”到来,她却还是不清醒,“传福音”更加疯狂,有时半个多月才回家一次,把儿女给她的生活费甚至孙子的奶粉钱全部拿去捐“奉献款”和用在车费上。伴随着钱财被骗的是,刘小英一次次的离家出走,她丈夫经常泪流满面向刘运读诉苦。刘运读则仰天慨叹:原本善良贤惠的妹妹被邪教俘虏,变成了一个不着家不顾亲情的人,万恶全能神,你丧尽天良,你还我原来的妹妹!

  透过上述几个案例,不难看出:全能神通过“拐人”破坏家庭是一个普遍的现象。要想家睦国安,必须全社会共同协作,彻底铲除邪教!

【责任编辑:天平】

分享到:
11.7K

今日头条

原创推荐

专题策划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