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头条 |  魅力江苏 |  原创推荐 |  专题策划 |  图片 |  文化 |  旅游 |  视频 |  娱乐 |  体育 |  健康 |  百科 |  聚焦 |  案例追踪 |  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江苏 > 案例追踪 > 正文

我是如何被全能神引诱和利用的

2016年05月25日 22:04    作者:胡小梅(口述) 姜宁(整理)    来源:莫邪网    [纠错]

  我叫胡小梅,女,1968年7月生,已婚,陕西陇西人。幼年时期,母亲去逝,父亲脾气爆燥,家中经济比较困难,高考落榜后,1996年随同乡来南京江宁区打工时,认识现在的丈夫。1998年结婚,一直没有生育小孩。婆婆看我是外乡人,本地没有亲戚,比较孤单,就鼓励我跟随同村人去教堂信基督教。在婆婆的心目中,信基督教的人都很善良,看到信教的人员到我家,她都非常热情。由于教堂我村比较远,因此,我村信教的人员在不方便去教堂时,就在我家读圣经、唱赞美歌等,久而久之,我家也就成了基督教的家庭聚会点。

  2000年4月,同村一个信基督教的人带来一个陌生人,她自我介绍说,她叫小红,也是信基督教的,在聚会一段时间后,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她所说的耶稣已经道成肉身,降临人间,为了与上一次降临的区别,现在称呼为全能神;现在已是末世,《圣经》已经过时,要想不被全能神击杀,必须学习全能神最新发表的讲话,如《话在肉身中显现》等一系列书籍,接受全能神的工作安排。由于我有一定的文化基础,对圣经的内容有一定的基础,家中人员又比较支持信教,小红就让我负责浇灌(辅导)那些尚未接受全能神已经降临的基督教信徒,2001年元月由于人数逐渐增多,小红就将她对这个教会的领导工作交给我负责。这让我在没有小孩,没有工作可为,自认为怀才不遇的人感到很有成就感,从此就更加坚定了相信全能神,驯服于全能神的决心。

  2002年2月,小红带来一个叫海飞的女子约我交通(交流),后来我知道,海飞就是我们这个小区的教会带领。她表扬我对神的旨意领悟较深,明白了很多“真理”,现在根据神的安排,需要我离开本地到外乡负责传福音。我二话没说答应了,并按她留的地址,住到一个接待家庭,负责指挥、协调、培训其他全能神人员在医院、车站、农贸市场等地方寻找可以发展全能神信徒的人员,也就所谓的二线传福音。在传福音的过程中,我们每一个传福音的人员就像一个个幽灵一样,整天躲在公共场所的阴暗角落,观察着每一个行人,对有困难的行人就走上前去,假装成好人,“搀扶”老人、“帮助”提东西等,在看似不经意的聊天中,套取她们的家庭信息,在取得一点点信任后,就乘机采取暗示、恐吓、引诱她们要相信老天爷以及神,如果她们认可了,就将她们的联系方式汇总成《生命册》交给小区教会,教会再派浇灌人员去上门辅导。在传福音时,每天每人都有任务。我看到有些传福音的人为了拉拢别人,不惜自己花钱购物送人,自己则忍饥挨饿,有的因没有发展到人员,回到接待家庭中对着全能神书籍,忏悔痛哭,将自己贬得一文不值,以期全能神的谅解。全能神的歪理邪说对信徒的精神控制可见一斑。4月份,因成效显著,我升为一线传福音,就是潜伏在教堂内拉拢基督教徒。此时,我已完全被全能神邪教组织所操纵,完全失去了自我,成为全能神邪教组织随意操纵的傀儡。

  2004年初,上线又安排我到离我家更远的一个县做小区配搭。在此之前,我还能每月回家一次,做了该县小区配搭后,回家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有时为了弥补对丈夫的婆婆的愧疚,我也曾多次从接待家庭中溜出,利用夜晚的时间,潜回家中,为他们做一些事情。据我后来的了解,每一个像我这样在全能神组织中希望向上晋升的人员都必须逐步脱离家庭,到外地为全能神作工。全能神组织就是这样将我一步一步地隔断了和家人的联系。由于我不遗余力地为全能神发展人员,2004年4月被公安机关抓获。我始终不交待我的所做所为,在拘留所里蹲了一个月,出来后就被全能神组织安排隐藏在接待家,进行约两个月的观察,在认定我没有“出卖”组织情况后,7月份又重新安排我到离家一百多公里之外的小区做小区配搭,上线曾多次恐吓我,说我曾被抓捕有案底,绝对不能回家,与家人进行任何方式的联系,否则就会被大红龙的邪灵(暗指公安机关)抓走。她的这些恐吓,使我无路可走,我原有对丈夫和婆婆的愧疚也就基本没有了,只有一心一意接受全能神的安排。

  然而,事情并非是我想像的那么简单,只要一心服从全能神的安排就可以得到全能神邪教组织的信任。全能神为了考验我是否是真心为该组织服务,通过种种办法试探我,让我越陷越深。

  2006年,她们借口在尽本分(做工作)的时候有应付和糊弄现象,就免去了我所有全能神的工作,让我隐姓埋名躲在外省的一个接待家庭,接受监督,看我是否对全能神邪教组织有怨言和消极情绪,经过半年多的考验,我居然一点怨言都没有,也没有发现这是她们设计的圈套。2007年12月她们又安排我到陌生的地方去担任小区带领,当此小区教会工作发展良好时,为了防止我对此小区的掌控,她们又将我移到幕后,修改信徒对全能神三十条真理的认识。因我文字功底和思维总是达不到她们的要求,她们就一会将我下放为教会带领,小区讲道人,浇灌执事,小区代班人,小区文字修改组长等等,先后到过盐城、淮阴、宿迁、常州等地。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2014年8月,我终于在一次与全能神人聚会过程中,被群众举报,送回了当地。

  在当地基督教牧师、心理学家等多方人士的帮助下,我终于认识到:全能神邪教组织,通过有目的,有计划逐步地使我迷信耶稣已经道成肉身降临中国,要对世人进行末日审判,为了逃避劫难,不被审判就必须为全能神使用,这样就从精神上控制了我。从此,我就这样被她们呼来唤去,过着一个不能与家人,朋友、过去所熟悉我的进行联系的地下“黑人”生活。当为她们发展、控制人员有效果时,她们就大加赞赏,当成效不如她们所愿时,她们就以我做事拖拉不利索,没有摆布(领导)能力丢弃在一边,还美其名为“灵修”,当我在活动中以尚存的一点人性,不符合全能神歪理邪说要求时,她们就会将我定为假带领撤换并放到B组(刚发展的新人)等等,以此羞辱,刺激我继续为她们不遗余力地为她们效命等等。

  值得庆幸的是,我现在大家的帮助下,终于摆脱了全能神邪教组织和他们歪理邪说的精神控制,过上了正常生活。

 

【责任编辑:宜宁】

分享到:
11.7K

今日头条

原创推荐

专题策划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