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头条 |  魅力江苏 |  原创推荐 |  专题策划 |  图片 |  文化 |  旅游 |  视频 |  娱乐 |  体育 |  健康 |  百科 |  聚焦 |  案例追踪 |  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江苏 > 案例追踪 > 正文

父亲跌倒在练功房的门槛上

2016年01月07日 15:18    作者:杨青(口述)文贵(整理)    来源:凯风江苏    [纠错]

  李洪志歪理邪说的核心内容,就是“上层次”和“圆满”。有不少练习者就是被他的这番话所蒙蔽,从而一步步走进他精心设计的圈套,我的父亲杨勤生就是其中一个。父亲是海安县瓦甸村人,因相信大法,失去了小孙女,自己痴迷练功,在大雪纷飞的天气,跌倒在练功房的门槛上,上演了一场人生悲剧。

  父亲名“勤生”,一生勤劳质朴,一向身体硬朗,担起百来斤毫不费劲,就是平时总觉得手脚有点麻木。

  1997年初的一天,父亲对我和我的妻子说,在家里挣不到多少钱,孩子将来样样要用钱,趁年轻出去打工赚点钱吧。我和妻子觉得父亲说的话有道理,于是就满心欢喜地答应了。不几天,我夫妻俩就辞别父母到东北打工去了。

  父亲在家,一边干点轻松农活,一边带着小孙孙。日子过得挺开心的。惟一让他烦心的是孙女经常感冒,一感冒就发烧,让人急得像日过上的蚂蚁。为此,父亲想了好多办法,用了很多偏方,都让人失望。

  1998年8月间,我女儿再次生病,在家里治了几天也不见好转,父母只好带她到海安人民医院治疗。治疗期间,父亲在散步时碰到了几十年前的老朋友周某,两人异常高兴地交谈起来。周某问我父亲到海安有什么事,我父亲便把孙女住院的事告诉了周某,话语间带着几分忧虑。周某听了,一脸正经地对我父亲说:“生病住院?老朋友,你太落后了,你知道我原来身体不怎么样,现在你看看,我身体棒棒的,我生病从来不打针吃药上医院。”“那你有什么好办法?莫不是神仙方子?”我父亲半是好奇半是玩笑地问。“这个不是神仙方子,但比神仙方子管用多了,这是法轮大法。”周某自豪地对我父亲说。“法轮大法是什么?有这么神?”“你不要多问,来来来,跟我去我家,我慢慢与你讲。”

  父亲跟着周某去到家里,当时,周某屋里还有七八个人,一个个盘腿打坐,在听录音机。周某向大家说,“这是我老朋友,也想学法轮功,大家教教他。”那几个人很是热心,当即为我父亲辅导起来。他们告诉我父亲:“一人练功,全家受益,只要你坚持修练,不仅你可以得到‘圆满’,而且也可保家人无病无灾……”一来是老朋友介绍,二来那几个人热心,让我父亲很是感动,不到一个下午,老实的父亲就对法轮大法信以为真了。

  回到医院,如获至宝的父亲向母亲说起了下午的奇遇,兴高采烈地对我母亲说,“孙女的病以后不怕了,也不需要在医院治了。老周说了,生病是体内的“业”在作怪,治是治不了的,只有修练法轮功,才能‘消业’,老周还说,‘一人修练,全家受益’。我们明天就让孙女儿出院。”我母亲半信半疑,不同意马上出院,说,“你还是去搞清楚了再说。”于是,我父亲天天往老周家跑,跟着他们学法轮功。我父亲上过学,识得些字,学起来并不吃力,十来天功夫,就自认为有了很大的收获。

  回到家,父亲迫不及待地将健身房打扫干净,贴上李洪志的画像,摆了桌子,放好了练功道具,焚上香,又是作揖又是跪拜。我母亲问:“你瞎忙什么?神经呀,屋里好多事不去做,却在这里拜呀拜,又不是你祖宗。”父亲说:“莫乱讲,我在敬师父,你慢怠了师父,怪罪下来就不得了。”我母亲也是个十分信佛的,一看我父亲说得那般认真,不再多言,任我父亲一个人忙进忙出。

  自此,父亲不再关心自己的孙女,也不再热心家里农事,只是一门心地练功学法,时不时就去海安,有时老周也来我家,说是交流心得。一段时间后,父亲觉得自己腿脚麻木的现象没有了,再加上恰好那段时间我女儿一直没出现感冒,我父亲认为这是修练带来的善果。自此对李洪志崇敬有加,对法轮大法是深信不疑。每和村里人见面总谈李洪志的伟大,谈法轮功的神奇。

  1999年5月,我女儿再次感冒,咳嗽、有点发烧,我母亲要去找村医看看,可是我父亲坚决不同意。说:“不要去,你找医生只会害了孙女,只要信师父就保证没事。”于是父亲每天叫母亲把孙女抱到练功房,他就在李洪志的画像像前念书、祷告,过了三四天,没有效果。我母亲又提出去医院,我父亲还是不同意,认为是自己功力不够,又打电话请来了老周。于是两人又是马不歇鞍地进行发功治。可是,几天过后,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孩子脸色苍白,皮肤上还出现红点。一个亲戚到我家串门发现后,赶紧打电话请村医,村医一检查,说:“赶快送医院。”然而还是晚了,孩子因肺部感染引起急性白血病,回天乏术,过了两个多月,我女儿就这样夭折了。

  看着伤心的母亲和无语的父亲,我欲哭无泪。当年7月份(1999年7月22日,中国政府依法取缔了法轮功),国家取缔了法轮功,我拉着父亲天天看电视,又请了一些他的亲戚朋友上门劝导,父亲似乎有些触动,把李洪志的画像拆了下来,大多数时间呆在家里,人变得十分沉默。我以为父亲不会再相信法轮功了,就和妻子又外出打工。

  大概是出事的第二年8月份(2000年),母亲打电话说,父亲又练上了法轮功,而且痴迷程度更胜从前。整日神神叨叨的,经常半夜深更爬起来练功,隔三岔五地往外跑,说是去“海安”。母亲说他两句,他就说:“根儿(我夭折的女儿)是哈蟆精,被师父收了。你是蛇魔,你不信大法,你也要被收走。”

  年前的腊月二十九,天降鹅毛大雪,气温骤降。父亲不顾严寒,依然坚持深更半夜练功。母亲说:“冷死了,你消停几天不行吗?”父亲说:“那怎么行,天冷是师父对我的考验,是上‘层次’必须的,你莫管闲事。”到了凌晨4点多钟,我母亲起来看看有没有睡觉,却发现父亲躺倒在练功房门槛前,叫喊没回音,手摸浑身凉,但有一丝气在。母亲赶紧把我和弟弟叫起来,大家七手八脚把父亲抬到火房,又请来村医,医师检查一番,交待我们准备后事。

  当日下午,天空布满了铅色的云,满屋一片寂静,奄奄一息的父亲微微睁开眼睛,却无法说话,只是极为艰难地摇了摇手,意思是:我走了,你们不要再上法轮功的当……家人默默无语地看着父亲就这样跌倒在练法轮功的路上。

【责任编辑:天平】

分享到:
11.7K

今日头条

原创推荐

专题策划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